美国的生活

无聊的标题!
总有人问我:在美国生活的怎么样呀?
我总是说:就是那样呀!
开车三个小时去tahoe lake 就是一件盛事了,此湖巨大,水至清,据说能见达70米深。最近一次去,本来要snorkeling的,没能如愿。
爬到行人罕至的山上,透过被山火烧的光秃秃的红木林,眺望这个惊人的大湖。途中会遇到一些hiking十几个小时的疯子。除了疯子也没什么别的人。他们和我像在时光中穿越的人,不小心落到同一个空间,惊奇的彼此打量,快乐的寒暄。
如果是搭城铁去三藩市呢,总是有事才会去一次的。
 
 
桌子上的棋子比路上的人都多,默默对视的棋子也是寂寞的啊!两军对垒的厮杀喊叫,变成百无聊赖的日光浴。

无聊了拍拍海鸥,它竟然很有军人风范!

更无聊的时候就去city hall, 总有很多人在这里结婚。而我是围观群众。

天气不太热的时候就去这样的地方hiking一下。

但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时间好像都凝固了。每一个转身,都需要很久很久的时光。
或者站在山顶上眺望这样的豪宅区。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照片逐年递减。
也不经常出去吃饭,好像对吃的越来越少热情,偶尔做一块并不好吃的pizza打点自己个性随和的胃。
 世界好像在我周围发生着变化,至少每天的新闻都是变化的,而我则被排除在外。每天早晨,都像是同一个早晨,每个晚上,也像是同一个晚上。
 
看到这儿你或许说,哇,美国真是无聊哦!
也不全是,这里很多活跃的年轻人。
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终究是他们的。哈哈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6条评论

可是老了?可是老了!

年轻的时候,喜欢“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调调,把林妹妹的诗抄了满本子。没事儿就是“空缱绻,说风流”。“最是新愁不易销,说也无聊,醉也难抛。"现在想起都要笑。
过了几年自己也不屑那些情情爱爱的,愁来怨去的,觉得自己好歹也是热血青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箫烟雨任平生”嘛。
时间流逝,”豆蔻年华如短梦“,总是茕茕独立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到底不如“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恨只恨没给自己划拉一个“刘十九”,连个可以共剪西窗烛的人也无。
再后来,许是累了,觉得热热闹闹的北京也就那么回事儿,断不如“小舟从此逝,苍海度余生。”
但终究时不时的还是“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等到事事忧,求不得,“尝几许、辛酸滋味”四顾茫然,觉得无非是“人生在世如朝露。最难堪、英雄老去,美人迟暮。战策兵书都抛尽,对此青山绿树。再不学、刘琨周处。曳尾泥涂君莫笑,到今朝、几辈儒冠误。心腹事,更休诉。”
移居农村之后,每天看些杂花野草,鸭子麻雀,满脑子冒出来的都是朴实的不能再朴实的“beautiful! 太beautiful了!” 如此倒也舒展快活。
前几天不知怎么“闲将往事思量过”颇觉得“贤的是她,愚的是我,争什么。”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她,愚的是我,争什么。“读着读着,竟也”庄子语,忽然恍。“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老妪无才,熟读诗词五十首,大半辈子竟是没能做出哪怕一句歪诗来。不过也罢,古早古早的人,不是把这些的话都说尽了么。
 
罢了罢了,我呀,”锄头怕痛,担山怕重,只觉斯人没用。“哈哈,哈哈!
 
如此江山,可容我,一番沉醉。登临处,斜阳半敛,碧空如洗。。。。且从容,把酒对西风,松涛起。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串门其实挺累的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路痴的,我也不知道,只觉得是业障现前了。

话说我要从680880再转280本不是什么特别难的路,我在msn 地图上面前看得连连点头,清楚明白,然后把它打在纸上,充满信心的上路了。

天知道为什么美国的街名都这么相似,好像中国每个城市都有个人民路,解放路什么的。

每次离开一条路换上另一条路,都是犯错误的大好机会,我总是看着正确的路牌从我面前以100+的时速一晃而过,紧接着开上了错误的路。偶尔有一两次,无意开上了正确的路,我都会千方百计找一个出口下来,以便能从新走上错误的路线。

沿途我小崩溃了几次,一次是进入了一条逆行线。另一次是驶进了burger店的drive through.

还有一次是我把加油管插在油箱里,可它就是不出油。

一次是第三次努力,仍然没有上到880.

还有一次,是第四次问280怎么走。

还有一次,是开上了一条黑漆漆,很神秘的小路,车灯赫然照亮前面一个大大的END!

我终于明白为啥在国内遇到人问路时,我总是那么热情。就是为了攒人品,以便如我今日今时这般在异国他乡,叫天不应的时候,也能遇到一个像我自己这样的人。

很多人给我画地图,以至于我的那张纸都画满了。

可我还是不断走丢,不断走丢,不断走丢!

他们说的走这个turn left, 走那个turn right,到我耳朵里就变成了一串完全不象形的文字,怎么也不能把它们图形化。

他们说go north,我只能举头看看北斗星。

我心里很抱歉,我曾经偷偷嘲笑那些在中国的老外傻头傻脑的样子。如果有机会,我要当面道歉。

我现在也是一样傻头傻脑。

我开上逆行线的时候,有两个人很关心的跑过来看,看我慢慢退出来,才放心的对我笑笑。

我不明白我是怎么独自出国旅行并成功回国的。

终于开上家门口那条还不是那么熟悉的路时,我才长出了一口气,home! Sweet home!

我终于回来了!

最近我也不打算离开你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6条评论

万圣节来了,万圣节走了。

今早,加州难得的下雨了,淅淅沥沥的。

我决定搭城铁去一趟三藩市。

刚出门就遇到杰克船长从地下停车场出来,若无其事的走在前面。

我盯着他皮靴边缘的两截白腿,疑惑不解。他都穿这个上班么?

紧接着一个装卸工人远远走过去,一条血淋淋的手臂从胸膛里伸出来。

然后是一位花花绿绿的胖夫人,带着蝴蝶面具在买票。

知道我是谁么?

Umm……

I am butterfly!

Oh….kkkkkkkkk…you look great!

是啦,今天是万圣节!

城铁上就更有的看了。

那条牛犊子大小的警犬,带着一顶尖帽子,系着金灿灿的围脖,一本正经的走过去。

系着白围裙的女佣坐在那儿画眉毛。

一个涂着红鼻头红脸蛋的稻草人正等着下车,一条条的稻草乱糟糟的从草帽里垂下来。

 

每到一站,我就很热烈的盼望能有什么奇怪的人上车。

如果没有,我就觉得这些人太无聊了。

 

三藩市的大街上也很热闹。

见鬼是很平常的,猫女和公主也不算少。

三个女孩戴着婴儿围嘴,穿着婴儿服,说说笑笑的走过去。

两个男人支着粉红色的兔子耳朵在咖啡馆里喝咖啡。

一个很难分辨男女的人带着很大的假胸,夸张的金发,若无其事的跟人聊天。

 

一只胖胖的黄色大蜜蜂正在前面分发糖果,光头上顶着一个金属盖子,上面两个天线还在颤巍巍的。

 

一根绳连着一群45岁的小不点,穿得奇奇怪怪,五颜六色的,在老师的带领下遛弯。

另一个稻草人领着一只小豹子坐公车。

 

我为自己穿成人样而感到羞愧。

 

天黑了,很担心有小孩子上门来Trick or Treat, 但是却没有,整个小区都安静的只听见雨声。

晚上我开车去街上逛,观察观察他们都在干什么。

Downtown也是安静的,街上没什么人,很多餐馆8点钟就关门了。

偶尔几个正常人走来走去。

先是一个海盗团伙坐在酒吧里,像是密谋什么,不久看到一个60多岁的老婴儿在吃牛排。年轻人打扮成超人和蜘蛛侠,小美女就打扮成小粉兔和公主。

酒吧里挤满了各式各样奇怪的人,外面却听不到音乐声,人们小声说话,交头接耳,整个世界像在表演一场布景隆重,道具华丽的默片。

我很快就觉得无聊了,还是回家看恐怖片才烘托气氛吧。

 

不过,如果一会儿演saw V,我还是早点睡觉比较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5条评论

尘埃,落定

随着募捐活动的结束,红十字会里人渐渐的稀疏起来。
电话少了,捐款的少了,捐物的少了,志愿者少了。堆在墙角,库房,地上垒得高高的物资运走了。
然后,审计来了,然后,审计也走了。
喧闹声渐渐听不到了。
部长们开始对着电脑敲打总结报告。
我也渐渐不用去红十字会帮忙了。
 
几乎不看电视了,网上新闻还是看到了地震的消息。
13号去汇一次款。
14号去汇一次款。
15号,干脆自己也去了红十字会。
很吃惊,因为世界突然跟我以前认识的不一样了。
 
从开始坐在大厅里帮忙接收善款,到去义拍现场去接收善款,到街头,到饭店,商店,洗车行,药品生产厂。
我打开一个个厚实的信封,接过一笔笔或大或小的捐款,开启一个个捐款箱,统计一袋袋一箱箱的衣服,药品,被褥,书本。
我见到很多很多陌生人。
真的完全陌生,不是我自以为熟悉的这个小城的居民。
 
我总想尽力记住每一个捐款人的脸,因为感动,也敬佩。
很多次我都用力忍住眼泪。
微笑着接过,大声说谢谢你的捐款。
努力把感谢信写得工工整整,收据写的清清楚楚。
养老院的老人来捐款,退休老人来捐款,幼儿园的小不点来捐款,下岗职工来捐款,残疾人来捐款,保安公司来捐款,小商小贩来捐款,社会的中坚力量也来捐款。
而最让我感动的是那些老人。
每次看到他们我都心里难受,不想从他们手里接过钱。
我了解我们这里的老人。很节俭,甚至抠门,不像大城市的老人那么潇洒,看得不开,有些余钱总是会用来买药。各种杂牌保健品公司在我们这里赚的盆满钵满。
更多时候我觉得他们庸俗爱沾小便宜。
可是现在我这么敬佩他们,关键的时候,我不如他们。
开始时,我走在路上都会想,刚刚迎面走过的人捐没捐款,那个开保时捷的家伙捐了多少。
我在心里估计着每个人的收入。计算着其捐款的比例。
听见红十字会的负面新闻就郁闷的饭都吃不下。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我发现自己改变了。
我变快乐了。
五元十元都会让我高兴。
什么负面新闻都不能影响我。
我欢心鼓舞,笑逐颜来。
有这么多人一起努力,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这么多天我总是数钱数到手软,
白天要将捐款过数,晚上要趴在地上把堆积如山的纸币,硬币,分类整理,清点正确。
纸币的臭味,让狭小的办公室空气更加污浊,中人欲呕。
不过我总是数的津津有味,觉得每一分钱都是这么珍贵。
 
遥远的那一场地震改变了我们。
我们更感恩,更惜福,更乐观,更愿意帮助别人。
不再去看别人还欠缺什么。
只要伸出自己的手,接过爱心,然后传递出去。
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这样被爱包围过。
 
(我知道,这地震卷起漫天爱的尘埃,像龙卷风,将我包裹,使我隔绝于庸俗的世界。它会退散。。。。。。)
发表在 未分类 | 3条评论

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Untitled-12IMG_5164IMG_1006_1IMG_5781 

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Taken

  The world is made up above the big things that happen and the small ones. And the part of this so “unfair” is that we call them “big” and “small”. Because when something happens to you, you lose something or someone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at’s all there is. The world may be blowing up around you, but you don’t care about that, you don’t care about that at all.  
 
How do you let someone go? How do you understand that’s all right? And everything changes?How do you find a way out of that to make you feel good about life,instead of breaking your heart? The hard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is how to say goodbye.
 
“ further along, we know more about it, further along, we’ll understand why, cheer up, brother, living in the sunshine, we’ll all understand it by and by.”
 
Should I have faith in that God has prepared all the best for me?
or, it is a question which i shouldn’t even ask.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