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老了?可是老了!

年轻的时候,喜欢“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调调,把林妹妹的诗抄了满本子。没事儿就是“空缱绻,说风流”。“最是新愁不易销,说也无聊,醉也难抛。"现在想起都要笑。
过了几年自己也不屑那些情情爱爱的,愁来怨去的,觉得自己好歹也是热血青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箫烟雨任平生”嘛。
时间流逝,”豆蔻年华如短梦“,总是茕茕独立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到底不如“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恨只恨没给自己划拉一个“刘十九”,连个可以共剪西窗烛的人也无。
再后来,许是累了,觉得热热闹闹的北京也就那么回事儿,断不如“小舟从此逝,苍海度余生。”
但终究时不时的还是“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等到事事忧,求不得,“尝几许、辛酸滋味”四顾茫然,觉得无非是“人生在世如朝露。最难堪、英雄老去,美人迟暮。战策兵书都抛尽,对此青山绿树。再不学、刘琨周处。曳尾泥涂君莫笑,到今朝、几辈儒冠误。心腹事,更休诉。”
移居农村之后,每天看些杂花野草,鸭子麻雀,满脑子冒出来的都是朴实的不能再朴实的“beautiful! 太beautiful了!” 如此倒也舒展快活。
前几天不知怎么“闲将往事思量过”颇觉得“贤的是她,愚的是我,争什么。”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她,愚的是我,争什么。“读着读着,竟也”庄子语,忽然恍。“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老妪无才,熟读诗词五十首,大半辈子竟是没能做出哪怕一句歪诗来。不过也罢,古早古早的人,不是把这些的话都说尽了么。
 
罢了罢了,我呀,”锄头怕痛,担山怕重,只觉斯人没用。“哈哈,哈哈!
 
如此江山,可容我,一番沉醉。登临处,斜阳半敛,碧空如洗。。。。且从容,把酒对西风,松涛起。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可是老了?可是老了!

  1. Annie说道:

    额滴娘呀, 风雅的一塌糊涂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