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Pushkar 朝圣路上的海市蜃楼

Pushkar是沙漠中迷人的海市蜃楼。是梵天丢落的一枝青莲。
它是这样地!
也是这样地!
 
Pushkar的生活是这样地!
 
是从头发梢到脚趾头的安静懒散。
 
是夕阳下,过客送给过客,扫去疲倦的鼓点
是湖边,等待日影西沉中的窃窃语声
是流浪艺人燃烧的fire dance
是鲜艳的小摊
是热闹的俗世婚礼
 
是猴子和人互相的满不在乎
 
Pushkar是朝圣路上的必经处。灰白的房子,一条条从街上延伸到湖中的台阶,洋葱顶的清真寺,一圈圈围着圣湖。临湖一条主要的街道,两边布满卖纪念品的小店。其他都是窄窄的小弄,弯弯曲曲的,走在里面,常常要跟体型庞大的牛擦肩而过,它们睫毛长长的,眼神温和。当地人不用劳动似的,三五成群的在街上闲逛,牛也一样,猴子也一样。
Pushkar是神圣的所在,吃肉,喝酒,在这里都是受限制的。
我的小旅馆是二层环形小楼,围住爬满三角梅的小院落,麻雀在我门框上唧唧喳喳的作窝。干净礼貌的印度房东,做鼓手的西人邻居。
湖边铺的大理石被阳光烤得炙热,我赤着脚在上面迈着方步。湖面上漂满玫瑰。不时有人过来说话,问我要不要献玫瑰给圣湖。 
鸽子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一会儿又盯着湖面的玫瑰花瓣出神。
 
帅啊,如果帅也是一种罪,这从小到老的一群小伙子,统统都恶贯满盈。喂!那位大哥,肚子挪开一点。
Rajasthan的男子明显都帅于其他的印度男子。一路上遭罪的眼睛终于舒服了一些。
寺庙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墙上镶满了大大小小的大理石块,上面刻着对死去人的纪念,有梵文也有英文“In memory of… ”。
 
 
对猴子来说,人类都是穿衣服的怪猴子,对我们来说,猴子是黑脸白毛的当地人。
布置得极其舒适的楼顶餐厅。
 
八哥和我一起分享早餐的面包屑
这两个宝贝20分钟里各自换了个姿势。如果可以活5000年,我要用1000年来这样生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游客都遵循这样的规则,每天黄昏,聚在这里欣赏太阳绚烂的谢幕
聆听鼓声和日落后的fire dance. 他是邻居!住在我的楼上。
婚礼从日出到夜晚,再到黎明。孩子们擎着灯,在街上穿梭,鼓乐队一刻不停的演奏,宾客们在圈中跳舞,新郎骑着白马接受祝福。
 
在这里,生活可以从从容容,街边小店里满是令人垂涎的银饰,你可以悠闲的坐下,让店主按你的意思设计喜欢的款式,你可以量身定做你的莎丽,可以学印度烹饪,可以做瑜伽,可以骑车四处看看。
只在pushkar短短的两日,却是在印度一段最怀恋的时光。
我不知它的魅力究竟在哪儿,就如同爱一个人却找不到明确的理由。
如果有一天我“小舟从此逝,沧海度余生。”你大概知道这里会是我必经的一站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印度–Pushkar 朝圣路上的海市蜃楼

  1. 笨笨鱼说道:

    每天都能跟着你在印度旅行,嘻嘻!

  2. Echo说道:

    你倒好,身未动,心已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