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Buddhagaya见到他的14世

在收藏旅行纪念品的箱子里,在那些瓦片,铁片,石头,贝壳,明信片,旅馆收据,门票等林林种种中,我最宝贝的就是珠峰c1的明信片和一张请柬以及夹在里面几片干巴叶子了。

请柬上写着: inaugural address by HIS HOLINESS THE XIVth. Xx LAMA.

而树叶,是从他诵经的那棵菩提树下得到的。

 

前情介绍

 

半个月前,我跟一个神秘的隐士坐在加德满都一家优雅的花园餐厅里喝茶,这个披着僧袍,高大修长的西班牙僧人有着天使一样纯洁的笑容,和洞观一切却悲悯的眼睛。彼时,他刚刚结束在缅甸从林中10年的修行,著书弘扬佛法,现在正要去印度继续学习。

我告诉他我要去印度,去看看恒河,也许会学学meditation,或许会在另一个世界见到我的神。

他一边在我的本上写字,一边慢慢的说,如果你想见living buddha,就去见potthapartiSai BaBa.

如果你想见living GOD,就去距离varanasi 五公里的sarnathXIV KARMAPA.

然后笑笑,说,当然,你不可能meet他,只能see.

 

半月后,我在varanasi掏出小本给旅店老板看,说:我想see这位living GOD. 他说:哦,xx喇嘛啊!

我才豁然明白,为什么他称他为GOD.

 

我一下子发觉,某些人一生的梦想,也许竟被我不经意间一一实现。

 

追随之路绝对的顺利。

 

我包车去sarnath, 三轮车师傅风风火火驮着我四处打听,终于确知他正在此处,而且正在他经常讲经得佛学院里开会。

我冒昧而入,却没有遇到阻拦,一个罕见的彬彬有礼的印度年轻人接待了我,微笑着听完我要see xx lama的要求后,拿过我的小本,写上13/2/06 Buddhagaya. Maha boddahi society. 说,如果我想见他,请于此时去此地。

 

回到旅店,我就预订了第二天去Gaya的火车票。誓要及时赶到Buddhagaya

 

Buddhagaya

 

13/2, 会有一场盛大的佛事活动在那里举行,届时,世界各地的佛教国家都会派代表前往.

 

Buddhagaya是佛教世界的中心,所有佛教徒朝圣的目的地,每个佛教国家都在这个弹丸之地建有寺庙,因为此地有一棵著名的菩提树,在这棵树下,释迦牟尼得道成了正果。

 

gayabuddhagaya是一段危机四伏的路,常常发生旅客甚至是旅行团被抢劫的事件。

我在火车上刻意结识了一个德国老人,虔诚的zen教徒,就是所谓的禅宗。两个年轻快乐的西班牙佛教徒,另一个不会说英文的西人。

大家约好结伴走这一段凶险的路。

 

下了火车,我们雇到一个tuktuk,背包上车后,我第一个钻进车里,坐在后座正中央的位置,另外四个往车里一坐,我立刻被他们宽大的身体遮住了,这正是我追求的效果,小背包放在膝盖上,遮住脸,相信很难有人发现车上会有一个女的。

 

一路有惊无险,夜里9点多到buddhagaya,热心的年轻人帮助我们三个安排好住处,自行投宿寺庙去了。

 

接着的一天我遇到了加德满都遇到过的小蔡老师,认识了中华寺的主持师傅,在中华寺里吃丰盛的斋饭,饭桌上南腔北调的中文鼎沸,好不开心热闹。还意外也不意外的在街上见到了在印度使馆遇到的喇嘛和几个藏族人,大家亲亲热热乐乐呵呵的寒暄。见到这些淳朴的乡亲,我心里暖融融好像又回到拉萨了。

 

Buddhagaya虽然小得只有一条大街,却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和僧人。

那天是正月15Mahabodhi temple在做法事,除了大规模的诵经活动外,各种血统,各个支派的佛教徒更是聚到Mahabodhi Temple,成群的,或者单独坐在菩提树下,闭着眼睛冥想,久久不动,脸上一派平和,投入。

Mahabodhi Temple是围着这棵菩提树而建,temple也建在树前。主要是西藏风格的,但供奉释迦牟尼的大殿是塔而非通常的宫殿。

印度姐妹花

很多藏民,喇嘛,还有印度教徒在这里转塔和树,然后将丰盛的贡品源源不断的献给塔中垂目而坐,金灿灿的释迦牟尼坐像。

更有人手里捧着佛珠等物件,在佛像脚下和塔墙上蹭呀摸呀的,以期带上释迦牟尼的祝福。

站在他脚下抬头望着他,我心中满是迷惑。

 

下午,听说他要来了,就跑去夹道欢迎。认识的喇嘛看见我两手空空,马上掏出一幅洁白的哈达给我,并分些他手上的鲜花。人们很有秩序的站在路边,耐心等待。

夹道欢迎的人群

正无聊中。。。。

突然,象起了一阵潮水,人们都向路中间涌去,几辆车慢慢驶过,第一辆车里,副驾驶的位置,赫然就是那位照片上的人,他微笑着向人们缓缓挥手。我大大激动了一下。

 

为了参加第二天的会议,我跟小蔡老师去Maha boddahi society从一个不是很请愿的工作人员那里搞到两张会议的请柬。

 

稍晚,我去买了佛珠,一捆红绳,小佛像的挂件,就坐在omi 餐厅,边喝饮料边拿出这些东西来秀。几个坐在我旁边的喇嘛,看见我的宝贝立刻都笑死了,说红绳拿去那么一捆什么用也没有,当下帮我剪成几十条,又七手八脚齐上阵,系了金刚节。说明天有机会找xx喇嘛给吹口气就好了。

 

当晚,我去中华寺过正月十五,主持师傅差人买了很多蜡烛,11点时,伴着他的歌声,鼓声,我们一众年轻人在大雄宝殿前摆出了个大大的燃烧的“佛光”,引来很多人羡慕的围观。

谁能期盼更为特别的正月十五呢?

 

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凝视着这两个大字。

 晚上回到房间,发现门板上黑压压的爬着一二百只黑乎乎的超大蚂蚁,并且已经开始向我的床角发动进攻。

借着我在佛前点蜡烛的功德,用杀虫剂超度了他们。

出席会议

 

第二天中午12点,赶到会场时有点迟到,会议广场的大门已经关闭了,门外的信徒情绪激动地挤来挤去。 我双手擎出请柬,念一声: open! Secame! 大门打开,被一只强壮的胳膊一拎,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我惊叫一声,消失在门里。

 

他已经微笑着正襟坐在那里。笑容爷爷一样慈祥,让人感动。

 

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一溜排开坐着很多高僧。台下的会场上,黑压压的挤满了信徒。我弓着腰溜到主席台下,在空地上找了地方席地而坐,抬头仔细的看这个传奇人物。从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如此接近的看着这个人。

 

一个斯里兰卡佛教代表blah blah blah讲了半个小时后,然后各位高僧一起燃灯,各个佛教国家的代表开始向xx喇嘛献礼,礼品象流水一样源源不断,金子佛像呀,水晶佛像啊,金镶玉佛像,金镶钻佛像呀,总之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统统被呈了上来,我觉得光是拆这些礼物都能让人手软。

燃灯

然后代表们开始发言,xx喇嘛左边那个很老的僧人开始睡觉,一个台湾大和尚用中文喊了一些口号。一些漂亮的mm唱了几首歌。

 

盘膝坐得累了,我把脚放到前面,却被人重重的打了后背一下,我惊讶的回头,一个藏族女人挥动着佛珠,生气的对我说,不要把脚对着我的buddha

 

这个女人用佛珠打我,这个男人是个有地位的人,虽然穿着裙子。

最后,终于有人隆重的宣布:现在请blah blah blah blah xx喇嘛讲话。

 

他走到麦克那里,向众人施了一礼,开始用藏语和英语讲经,主题是佛教的因果观。

 

他一开口,我的思绪就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天上地下前后左右的盘旋起来,跟小时候上课溜号的感觉一样,等我醒悟到,能听到这样的活佛讲经,应该好好珍惜时,他已经结束了。

我茫然的坐在台下,满心都是一种失不再来的错过。

 

三点钟散会,七点钟会场移至Mahabodhi Temple的菩提树下。

 

早早的,在Mahabodhi Temple的门口,出现了夹道欢迎的人群,我也混在人群中,举着哈达,希望有机会献上。

 

他在一群人的护送下出现,我悄悄靠近,只等合适的距离,我就出手,献上哈达。

接近,接近,正当我跟他只有一米之遥时,我看准机会,双手一伸,迅速送出哈达。

哈达象白鸽,扑闪着翅膀,带着我的诚意,向他飞去。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微风吹了过来,我被一阵软绵绵,却无法抵挡的力量送得一个转身,滴溜溜向后转了个180度,等我回身时,那个普通得如同隐身的保镖,已经护送他走得远了。

留下我,空自嗟叹。

 

看着夹道欢迎的人群随着他慢慢的,平静的走进Mahabodhi Temple,我意识到我跟他们的区别,他们觉得他是他们的神,而我只把他当成了传奇名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努力得想要接近再接近,而他们只要环绕着他就平静。

 

寺庙后,菩提树下,人山人海,还有人不断的向寺内涌入,我丢下鞋子,蛇形进入会场里面,

整个院子居然都铺上了厚厚的垫子,上千僧人在院子里坐满。

 在僧人中,睁着求知的眼睛。

他坐在树下,撒米,领众僧人用梵文诵经,所有的声音汇成一个,直达天际,也敲在我的头上,可惜我的顶,菩提硬是灌不下去。

 

撒米,诵经

他讲经时,我听见鸟雀的叫声,一颗菩提叶落了下来,被一个僧人小心的收好。

 

想照张合影,始终却是不能。

会场人山人海。

菩提叶

 

散会后,一个美丽的藏族小姑娘高兴的向我展示她捡到的菩提叶,她说,菩提树是有灵性的,决不轻易落叶,能捡到这棵菩提树的叶子,是很大的缘分。

 

我听到她这么说,赶忙返回树下寻找叶子,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我跟一个矮小消瘦的藏族大妈,默默无语地坐在树下的空地里,抬头看着菩提树,菩提树啊,菩提树,你有那么多叶子,请送给我一片吧。

 

月光透过枝叶照着我们,不远处黑暗里,僧人们坐在树下冥想。那个德国老人,也满脸幸福的坐在树下,目光投向悠远。

 

小僧人给了我一片叶子,扫地的印度人给了我三片。

 

我把它们夹在书里,心中无限满足。

 

拜火教 Zoroastrianism

 

拜火教也许是世界上最神秘,最古老的宗教之一,就我所知的皮毛屑,拜火教也称为袄教,或者叫琐罗亚斯德,大概1000多年前来自于波斯,现在大部分居于孟买,苛求血统纯正,所以并不对外通婚,并且坚持天葬。没有外人可以进入拜火教的寺庙,更不要说观看他们的仪式了。

我来印度之前,就有人跟我说,去孟买,如果能想法设法潜入他们的寺庙。。。。。

我的好奇心蠢蠢欲动,只是,机会渺茫。

这天我正跟老禅宗在omi餐厅吃饭,旁边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开始跟我们攀谈,他有着非印度人的一些特征,比如黑色卷发,鹰勾鼻,还有比较标准的英语。

我们以为他是欧洲人。 

他说,I am PARSI

我突然想起lp上所说的拜火教,就问他是不是someoone related to silence tower? 寂静塔是拜火教天葬的地方。

Wow,全世界只有13万拜火教徒,居然被我撞到一个。

我坦白地说,自己是个非常好奇的人,希望有一天能够看看你们的宗教仪式。

没想到,年轻人很nice地说,自己也许可以帮忙,虽然大部分时间他居住在欧洲。

最后,在我的小本上认真的写下自己的地址,电话,email周围还画上山峰,花朵,太阳,月亮,笑脸,花饰如此之多,几乎很难找到他写下的地址了。

 

我无法在一月之间,从印度的北部一路南下至孟买,心不是不痛的,但这样的好事,只能拜拜了。

 

 

乞丐

 

此镇还有样副产品,就是老弱妇孺的乞丐,他们整日游荡在街上和寺庙附近,我在的那两天正好赶上有人施粥,眼见着皮肤黑漆漆的乞丐,举着细瘦的胳膊领粥,看得我鼻子一酸一酸的,佛祖说得没错,人生充满太多苦难了.

每天,从早到晚,都有些小孩子聚在omi餐厅周围,很多人,包括我,都会给一片两片土司,或者是钱。他们也捡拾垃圾,我曾亲眼看到这个小女孩在吃垃圾。

一个英国女孩给个小男孩5欧元,差点引发了孩子们之间的一场gang fight.

后来,随着在印度旅行的进行,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乞丐,更有很多很多少年乞丐, 起初,我还给些coins,慢慢的,我开始思索,并且逐渐拒绝给钱,正如那些背包客所说,不要因为我们的来到,给他们的社会带来太多的变化,那些少年,本来可以有其他的生活方式,现在,因为我们的施舍,他们发现了easy money.于是就一起涌入游客聚居的地方。

What a sad reality. 这样的善良,似乎是伪善了。

 

 

虽然一个老喇嘛,握着我的手要我第二天再去Mahabodhi temple,说要做些特别的法事,我还是于见到xx喇嘛的当晚,独自离开了Buddhagaya,下一站的khajuraho,将有更为有趣的经历等着我。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印度–Buddhagaya见到他的14世

  1. 涌森 Yongsen说道:

    运气不错!                                                     涌森

  2. Echo说道:

    可不是嘛!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