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我在Kathmandu混日子

我在加德满都混去了很多时日,我常常回忆它们,却总是不知如何纪录。

我遇到过些很酷的人,也常常想起他们,后来我意思到,可以流水账似的写下来。

日子可以这样过,过得似睡非睡。

第一天晚上我过得很惶恐,说着结结巴巴的英文。不小心把行李上“易碎”的标签粘到了背上,背着它独自搞定所有的衣食住行。

我感谢帮我修淋浴头的mm,很不好意思她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Mike告诉我他练了20年的瑜伽也没有飞起来,他说瑜伽令人飞翔是bull shit.

我很忙,每天拖着自己的影子在街上走来走去,影子变换着角度。

街边的尼泊尔人都认识我。

我跟他们打招呼,开玩笑,打听各种事情,买东西照样讨价还价。

我打了很多次200卢比一分钟的国际长途,后来发现其实只需要8卢比。

我每天去同一家餐厅的楼顶吃早餐,每次都强调鸡蛋的做法,服务生总是记得给我一杯热水。

吃早餐时总要跟蜜蜂分享我的草莓酱,它们是抢劫犯。

早晨我抬头总能看到雄鹰,八哥歪着脑袋吃我丢下的面包屑。

有时候小狗跟踪我,但大部分时间不理我。

有的时候我失眠,有的时候不。

我遇到过僧人,商人,印度人,中国人,猥琐的人,正派的人,神秘的人,坦率的人,世界各地的人,各种身份的人。

总体我过得比较开心,爱上加德满都独特的味道。

拥挤的街道,狂欢的人群,尼泊尔小伙子长长的睫毛。

我给乞讨的小孩10卢比,他却拉着我的衣角向我要100。

加德满都附近的古镇都被我转遍了,我喜欢那些旧街道和异国情调。

我吃水牛排,喝himalayan java coffee,在花园餐厅看小说,在stupa几百年的台阶上发呆。

我在大勇的龙游旅店过年三十,包饺子,点篝火,喝酒,唱歌,做无聊的游戏,守岁。

我参加陌生人的婚礼,也观看陌生人的葬礼。

我在大年初一去看烧死人,看见死去的肉体,在烈火中变成灰烬,被推入肮脏的河里,猴子的尸体也浮在那里。空气中都是蛋白质烧焦的味道。

湿婆的linga到处都是,游客坦然面对,教徒顶礼膜拜。

我造访了些奇怪的庙宇,佛龛前终日燃着火,被杀国王的全家福挂在墙上。

我喜欢拍摄镜子中的自己,因为不容易找到帮我照相的人。

我扛着大包换过几家旅馆,没有一家能提供许诺的24小时热水。

我总是用前一半温水洗头,后一半冷水洗澡。

我的羽绒服穿了40天,临走时终于送去洗衣店。

我学会凶狠的侃价,微笑着付钱.

Temel的商品便宜无比,邮费却贵得无以伦比。

加德满都的游客信息中心让我抓狂,因为他们什么信息也提供不了。

我在戒严的第二天飞离了这里,迫不及待,又有些许留恋.

经历容易很快变得面目全非,好在我有照片,让我找回真实的记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尼泊尔–我在Kathmandu混日子

  1. 涌森 Yongsen说道:

    可以在离开加德满都差不多8个月的时间写下这些,不是很容易的。。。。。。。。。。。。。涌森

  2. Echo说道:

    嗯,都是记忆的碎片。我的大脑很少清理磁盘碎片,他们在我落满灰尘的脑袋里找到藏身之地。

  3. celine说道:

    拼的很好感觉~~~
    好样的M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