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的大麻,恐怖的……

在尼泊尔,只要你有本事搞到大麻,没人管你摆什么造型抽,或者抽完了摆什么造型。
我第一次见识大麻是在奇旺,100卢比,相当于11元人民币,报纸包的拳头大的一包,品质据说也不错。
澳大利亚人A买来抽,给我好奇的拿来仔细看,这里卖的大麻如同植物标本,小小的一株,带着小花蕾,干干的一团,闻起来却很象藏香。同来的其他几个老外却是不抽的。另一个无耻之徒中国人michael(注)却喜欢,抽完大麻便云里雾里的大放厥词,也许是觉得抽大麻很酷吧,常把自己又抽了或者买了大麻挂在嘴上。我觉得他不但无聊,还非常幼稚。
后来回到加德满都,遇到可爱的澳大利亚人B以及同乡的女孩子,B因为第二天就要结束旅行,又不能带大麻离境,约那女孩一定要把他在喜马拉雅山中采购的高品质大麻抽完,那女孩自然高兴,他们给我讲,在澳大利亚,只要不买卖,抽大麻是合法的。
B搬出他的专业装备,一个矿泉水瓶,内有半瓶水,一个烟嘴,一个烟锅,用水来过滤大麻,然后拿出黑黑的一小块中药丸似的大麻,象是电影中的福寿膏,跟那女孩你来我往的抽起来,递过来几次,我矜着鼻子看着那瓶有点发黑的水,谢绝了,他们都很替我遗憾,不懂享受如此人生乐趣,然后自在自然的享受起来。不过抽了一会儿,他们就变得很开心,话题逐渐进入了开放的环节,我困得眼皮打架,就祝B旅途愉快,告辞离去。
夜幕降临后,走在加德满都的街头,总会有人靠近你,低声对你说:哈徐徐。这就是大麻了。
还有一次,有个人对我说:Seems familiar! 我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他,我并不认识他啊!
后来有人给解惑,那也是在兜售大麻。
我曾听人说过,大麻在印度,是政府在销售,还给我一张名片,说是政府的商店,大概烟草专卖或者免税店什么的吧,里面就堂皇的卖着大麻。可我在印度太忙了,居然都没时间shopping,自然也就无缘这件奇怪的事。
还有一两次,老外给我讲他们小时候吃毒蘑菇的事儿,说是那种毒蘑菇吃完了人就会变得很兴奋,然后会不停的说啊,笑啊,蹦啊,跳啊,第二天喉咙往往肿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他们回忆往事的那种表情,好像又吃了毒蘑菇似的,有时候笑得我不行。“我再也不会干那种傻事了!”他们总结说。
在老挝,给游客的菜单中,饮料都有两种选择,fruite shake or happy fruite shake, cocktail or happy cocktail.happy的这种,据说就是加了大麻的。
后来我在炸弹村经过一小片罂粟地,顺便带回一个罂粟壳。算是了结了我对毒品的好奇之心。
注:并不是说因为他抽了大麻才说他无耻,而是他实在是太丢脸了,丢了脸还得意洋洋,我一度跟Caesar 和 Jennifer说我不知道他的国籍,更跟guesthouse里的waiters说它不是中国人,反正,他自己也鄙视自己,仿佛他不是中国杭州人,反倒是什么97之前的香港人。替他可惜他没去欧美呆几年,最远就只去过香港罢了,哎!
 
回国前,大麻等毒品给我的感觉都是很好玩的,回国后却变成了恐怖的事情。
我从老挝坐长途汽车回国,选择在西双版纳的首府景洪下车,心里充满了幻想。
西双版纳,多少年来都是浪漫神秘的代名词。可这次,我挺失望的。
到景洪第二天,我去植物园。有个东北大姐骑着个小板车,拉我去车站,路上聊起来,当她知道我是一个人时,就告诉这么一件事儿。
她说:她的女儿来景洪玩,不知不觉被人设计,在行李中藏了毒品,大概想让她带着过关,结果被查了出来,刚刚被判了15年。她在这里靠拉车维持生活,等女儿出狱。
说着说着哭了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拍着我的手,劝我早点离开,说这边不是好人呆的地方。到了车站,还远远的喊我,说没事就早走,弄得我心里沉甸甸的。
这个闻名遐迩的西双版纳景洪植物园大而无当,没什么玩的,也让我对这里失去了兴趣,就早早坐车去大理,谁知,在长途车上又遇到了恐怖的事情。
长途车大概要20个小时,一路上要过三次哨卡,武警上来查毒品,有些人还要被查行李,查铺位,按理说,这也是很周密的了。
午夜,我从梦中醒来,正好外面灯光很亮,我下意识回过头看了一眼,骇然看见我斜后方那个人正在胳膊上注射什么,这么晚了,他在干什么?
我知道胰岛素不是静脉注射,所以,毫无疑问,需要这么迫不及待注射的,只能是海洛因。
我在惊恐中度过一个晚上,如果不是荒郊野岭,真恨不得弃车而逃。
在大理周边,路两边的标语,尽都是反吸毒的口号,我常常觉得我身边这些神情木呐的当地人都是一群瘾君子。
加上我的包被人割了,虽然没损失什么,我已经无法再爱这个地方,就失望的离开云南。
在我心目中,这些没有精神寄托的愚民,已经变成了被毒品操纵的怪兽,每次想起,都令我毛骨悚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好玩的大麻,恐怖的……

  1. 涌森 Yongsen说道:

    愚民的说法俺同意,但俺也见过精神家园富足的人也会这么干的,所以一直以来没有搞清楚个中的原因,也没兴趣去追究……   涌森

  2. Echo说道:

    那可能是一时不小心,泥足深陷,不然就是觉得吸毒是身份的象征呗。
     

  3. 涌森 Yongsen说道:

    举两例:一说是灵感的额外来源,一说是那种快乐无法替代。∶(            涌森

  4. 说道:

    唉唉唉!难怪你连丽江这么好的去处都放弃了。看来任何地方都是有光明有黑暗滴,俺去大理看到的就是亮面,作为补偿,你又千里迢迢跑去看了看暗面。
    又及:捡来的罂粟壳拿来给我涮火锅吧!

  5. Echo说道:

    哇娃哇,去了丽江去不去玉龙啊?去了玉龙还要去虎跳,去了虎跳要去泸沽,照我这速度得一个月,当时太累了,所以,就先不去了,下次再去。

  6. 说道:

    对呀对呀,去了泸沽去不去怒江?去了怒江去不去梅里?去了梅里去不去稻城?去了稻城去不去丹巴?去了丹巴去不去k2?……这辈子时间不够,下辈子再专程前往!

  7. (没有名称)说道:

    这辈子能遇上你们二位大姐,幸事!

  8. Echo说道:

    好说好说!:P

  9. Annie说道:

    太可怕了,真佩服你的胆量,这样的独自旅行偶是不敢想的,独自出趟差还行~

  10. Echo说道:

    呵呵, I am a lon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